只有中国老年人不想去养老院

只有中国老年人不想去养老院
送一个老人去养老院和送一个孩子去孤儿院没什么不同。 文猫虽然不时有人宣布“中国人养老的观念正在悄然改变”,在每年增加数千万潜在客户的前景下,养老院行业蓬勃发展,但中国的老年人仍然不愿意被送到养老院。 根据2010年的数据,中国城市和农村地区希望留在养老院的老年人比例分别为11.3%和12.6%,自2000年以来逐年下降。乍一看,这似乎是一个概念性问题。 传统上,中国老年人相信养育孩子是为了保护老年人,并与第一代人共享相同的生活。因此,他们通常寻求在家养老。只有丧偶和没有子女的老人必须考虑在养老院度过余生。 社会文化如此,养老院的定位接近孤儿院,服务水平自然难以与传说中成熟进步的外国机构相比。 相比之下,不受传统观念束缚的外国老年人似乎更幸运、更舒适。他们很乐意退休后卖掉房子,搬到一个服务良好的养老机构,那里有漂亮的鸟儿和鲜花,他们享受着自己的快乐。 西方养老院的形象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常常让中国的年轻人表达他们对中外老年人观念如此巨大差异的渴望。由于传统观念和缺乏设备完善的养老机构,中国老年人真的想呆在家里吗?没有人喜欢去养老院。事实上,国外的老年人也不喜欢去养老院,虽然从硬件设施和服务水平来看,有些国家的养老机构可以算是典范。 例如,美国的老年社区,作为二战以来为老年人开发的居住区,在生活环境和服务水平上都是优越的 1954年,开发商在马里科帕县320英亩的农田上建造了美国第一个有年龄限制的养老社区——永镇,成为此后养老社区建设的基准。 年轻城镇老年社区的标志(上)和街景(下)1959年,美国通过《住房法》直接借钱给老年人的住房项目,并每年增加资金。 在20世纪50-70年代经济增长的背景下,商业房地产开发进入了黄金时代,大型、标准化、专业化的养老社区由此繁荣起来。 美国南部的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得克萨斯州阳光充足,气候宜人,适合老年人长期居住,已成为美国养老社区建设的热点地区。 亚利桑那州太阳城(Sun City,Arizona)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初,建成于80年代,以其高端、大气、高档的老年社区而闻名,已成为美国老年社区在中国传播的典范。 因此,许多“太阳城”已经在世界各地建立起来,尤其是在中国。 美国“太阳城”退休社区的街景不仅是高层建筑,而且缺乏服务。 1987年,美国通过了《养老院改革法案》,进一步提高养老机构的服务标准。它还详细规定了服务内容、质量和程序。 对于有不同需求的老年人,美国的老年社区服务非常周到:患有各种疾病、无法自理的老年人有专门的医疗护理服务,实现“医疗护理相结合”;能够照顾自己的老年人提供基本的社区服务,并组织各种社区活动使他们快乐。 如遇老年人意外受伤或突发疾病,社区卫生保健中心可在3分钟内赶到救援。 然而,在美国老年社区的生活场景中,这样一个好地方是无法留住老年人的。 到2009年,美国总人口超过75%的100个大城市的老年社区的床位/单元总数达到209万张,而同期美国的老年人人数为3900万。 根据这一估计,生活在老年社区的老年人人数不会超过8%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自2000年以来,与亲属生活在一起的老年人数量增加了42%。 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发布的数据还显示,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有21%购买了离家近的房子。 美国老年人的愿望和行动也是搬出或不搬出老年社区,回到自己的家庭。 家庭养老的能力受益于美国自1935年至《社会保障法》年建立的社会保障体系。 经过多次改革,美国建立了“三支柱”养老金制度,目前由政府社会保障计划、公共部门和雇主养老金计划以及个人退休账户组成。 到2017年底,美国养老金体系总资产将达到约28.2万亿美元,为美国老年人提供多种面向市场的选择。 单位:万亿美元
资料来源:投资公司协会年度报告,特别是2018年其他发达国家 在英国和其他老年人机构化程度较低的西欧国家,老年人基本上不去特殊疗养院。日本付费养老机构供过于求,截至2010年,共有16.2万人入住,不到2880万日本老年人的1%。 为什么缺乏中国传统文化观念的外国老年人也与养老机构保持尊重的距离?他们怎么能在孝顺不太好的西方社会度过晚年呢?飞过一个老人的家,以保持与他人的正常社会联系,而不是与社会和家庭隔绝,这是大多数人的自然需求,不会随着生命的结束而改变。 西方国家的老年人福利制度之所以没有制度化,是因为老年人自身的需求得到了考虑。 1946年,英国开始实施“从摇篮到坟墓”的全面保护,这种保护在20世纪70年代末结束。 自那以后,历届英国政府都把社会保障制度改革作为优先事项。 在这一过程中,二战后英国出现的“反制度化”运动深刻影响了养老体系的发展方向。它认为孤儿院、养老院、精神病院等机构服务导致客户与社会和家庭隔离,这将对客户的康复和返回产生负面影响。 “反制度化”运动影响了整个欧洲和美国对寄宿护理的态度。例如,经典电影《飞越疯人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世纪70年代,英国政府改革和调整了对老年人的福利和服务,引入了以老年人为重点的“社区护理”模式 根据不同的护理需求和护理方法,社区护理可分为“正规护理”和“非正规护理” 前者是指由正式社区组织提供的医疗和护理等专业服务,以及由政府福利机构提供的养老金服务。后者是由被照顾者的家庭成员、亲属和邻居提供的服务,主要指日常生活护理。 这两种方法的结合形成了一个包括家庭成员、亲友、社区、志愿机构和政府在内的社区护理体系。 英国的社区护理(Community Care Scenarios)在这样的系统服务下,英国老年人对“养老院”的需求非常低,养老院的费用也非常昂贵,有些养老院每周收费高达1000英镑;社区护理,甚至专业家庭护理的费用,从每周400英镑到600英镑不等,而非正式护理的费用更便宜甚至免费。 尽管住在养老院要花很多钱,但生活质量并不乐观。 英国护理质量委员会2015年的一项调查和评估显示,英格兰北部的42家养老院中没有一家达到“优秀”的服务质量标准。 委员会主任朱迪·唐尼(Judy Downey)表示,在养老院,“技术最差的人工资最低,工作压力最大,为最弱势群体提供高强度服务。” 英国疗养院的场景与中国东部日本的场景相同。老年人有三种主要的养老方式:家庭护理、机构护理和“两代人生活” 其中,“两代居”是20世纪60年代发展起来的一种居住形式,包括两栋相邻但独立的房屋,分别有完整的生活设施和独立的门。 住宅内部相通,不仅能使老年人和年轻人保持生活习惯和爱好的差异,还能保持相对的隐私和适当的距离,方便照顾附近老年人的生活。 典型的两代人住宅示意图,“亲住户”是指老年人的住宅。还有两代人住在一起。年轻人可以通过入口外的独立楼梯到达二楼的住所。回家晚了不会打扰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父母在一楼被称为“老年人的天堂”,养老院里也不时有虐待老人的丑闻。 恶臭的食物、单薄的衣服和无人照管的疾病都成了媒体报道中令人震惊的片段。 这些疗养院每天向老年人提供6.08澳元的食物,比囚犯的膳食少2澳元,远远低于17澳元的平均社会消费。 澳大利亚一些养老院的老年人饮食 图片来源: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四角疗养院的工作人员描述说,如果老年人不吃这么差的食物,他们就会减肥。此时,“我们将为他们准备高热量的食物和补充剂来增加体重。” 这样一个地方,即使是老年人在老年人天堂的国家,也不会愿意像许多中国人想象的那样生活。 养老院是老年人的集中机构,通常是孤独老人的最后手段。 中国的情况也不远了。 谁去疗养院中国现代疗养院的开端是张謇于1912年创办的南通第一疗养院,60岁生日宴会费3000元,亲友捐赠。
1913年,南通市南部的白怡安东建了一所养老院,免费收养无助的老人。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张謇的疗养院条件并不差。它配有男女医院,包括食堂、宿舍、厕所、浴室和其他设施以及病房。内科医生被邀请去治疗老年人的疾病。 养老院也关注老年人的精神生活,并开设了花园。 1949年后,南通第一家养老院接纳了孤独老人,养老院成为国家为孤独老人提供集中支持的地方。 1956年1月,中央政府规定,对于没有谋生手段的丧偶农民和残疾军人,应在生产和生活中作出适当安排,以“确保食物、衣服、燃料、教育(儿童)和安葬” 除了“教育”儿童直到他们成年,“五项保障”主要针对寡妇、鳏夫和老人,以便他们“有能力生育、死亡和下葬”。 直到今天,到农村去送温暖,去五保供养家庭度假仍然是各级干部的“规定行动”。自1958年以来,人民公社向五保供养家庭提供集中支持,并在全国各地建立了若干养老院。 到1988年,中国农村有36,665所养老院,在城市街道上建立了养老院。 疗养院和疗养院略有不同,主要取决于对革命的贡献 五保供养的普通家庭进入养老院,而革命伤残军人、退伍军人和烈士等革命贡献者有机会进入养老院。 1978年以后,“烈士敬老院”也改名为“光荣院” 与普通五保户相比,光荣院的活动要光荣得多。无论是疗养院还是光荣院,有资格进入这些机构的人都曾经是丧偶老人,他们没有孩子,也没有家属。 对于那些有孩子和妇女的人来说,主要的方法是在家照顾老人。 即使在今天,当老年护理已经面向市场,人们可以用钱住在老年之家时,这种传统也是绝大多数老年人和赡养老年人的中青年儿童的共识:送父母去老年之家的儿童与送孩子去孤儿院的父母没有什么不同。 即使老年人或他们的子女认为“所有外国老年人都住在养老院”,并能克服心理障碍,中国的养老机构也很难让老年人快乐地在这里度过余生。 如果你想开中国最著名的疗养院,快乐的老人可能是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 2015年6月,钱理群卖掉了他的房产和妻子,搬进了北京昌平的一家养老院,房间超过100平方米,服务周到,护理专业。 他说他非常适合养老院生活,他的妻子感到潇洒,不再为生活中的琐事担心,只是“先调理身体,后写作,再和朋友聊天”。 钱理群先生(前排右三)住在养老院不便宜。钱老每月要向养老院支付2万元。 在全国范围内,养老机构的月平均成本和条件也令人望而却步。 疗养院的生活条件和每月费用 资料来源:《凤凰周刊》的低端私人疗养院虽然便宜,但很难成为老年人的首选:生活条件差、护理水平低、缺乏医疗条件、事故难以处理。 中端的私人疗养院价格昂贵,这可能会耗费工人阶级的月收入,而高端疗养院对普通人来说甚至更难负担。 即使是在中高端养老机构,近年来也有许多负面新闻传言。除非费用足够高,而且孩子们经常来,否则老年人的情况相当令人担忧。 公共养老机构收费很低,有些条件相当优惠,但如果愿意,他们不想进入 国家基准公共疗养院——北京第一社会福利院阳光一侧单人房每月住宿费仅为1800元,可提供520张床位。然而,随着10,000多名老年人排队登记,在世时成功入住的可能性可能不到一半。 北京第一社会福利院条件优越,致力于为国家、退休老人和归侨提供特殊照顾,是国家领导人经常慰问、艺人经常表演、大量志愿者出没的地方。志愿者在北京庆祝老年人的生日 2015年,发布了《北京市养老服务设施专项规划》,拟议的老年人服务目标是” 9064″: 90%的老年人住在家里,6%住在社区,4%住在机构,没有过多考虑集中养老金。 北京市西城区老年人床位不足5000张,包括45个社区老年人服务站和46个老年机构。其中,传统疗养院长期集中居住床位较少。 从“填补空缺”到“造福全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即使中央政府和各地都给予特殊补贴,社区养老服务机构也很难解决老年人失踪等问题。最常见的方法是锁门,媒体不时报道养老院虐待老人的丑闻,这些丑闻甚至更令人生畏:即使这些困难能够克服,老年人的需求不仅仅是吃饭和生活在医疗保健和人身安全保护中。 住在疗养院通常意味着摆脱正常的家庭生活。 统计显示,87.29%的居家老人没有明显的抑郁症状。有中度或以上抑郁症状的养老院老人人数高达75% 不可放弃的爱,渐渐远去的老朋友,丰富多彩的生活,让老人眷恋。 参考文献:张开元、田彤、张謇与现代社会。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黄洪山,王维平。明清时期中国古代传统社会保障与慈善考察。北京:颜群出版社。2004.费梅平。社区护理模式与中国社区服务模式的比较分析。中国社会工作与社会工作教育协会2001年会议录,2001年。黄安妮。当代美国的社会保障政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燕·秦海。世界人口。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耿志民。养老保险个人账户体系。《人口研究》,2001年,1。不同国家的社会保险和福利。埃德·赵笠人。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王科兵,1992年。英国养老金制度及其运行一瞥。现代财经,2008,12 (28) :88-92。彭迪。法国养老金制度的现状与改革。法国研究,2017 (3) :49-57。张维国。美国养老金社区研究。2012年世界经济和政治论坛。9 (5) :136-149。全通。老龄化压力下的日本养老保障制度及其借鉴。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3 (32-2) :121-125。谢国秀、龙女、傅丽萍。养老院老人和居家老人抑郁状况的调查分析。贵州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5 (28-2) :58-62。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inbaoga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